中文版

English

德同资本邵俊:多数创业公司无法孤军奋战,除非靠它创造增长点


发布日期:2018年09月10日 点击率:69


“我不希望德同是一个规模最大的资管公司,也不希望成为某个时刻、某个领域的明星,希望德同是一个长跑冠军、耐力冠军,能成为一个长期为投资人创造稳定价值回报的专业私募股权投资机构。” —— 邵俊

专栏人物:邵俊,德同资本创始合伙人,中国最早的风险投资人之一,是当之无愧的中国风险投资市场的探路者,对于投资机会有着自己敏锐的嗅觉。


经典案例:博腾医药、川仪股份、91无线、喜瑞能源、科大国创、来伊份、曼荼罗、锐度


投资家说:“强者恒强,只有建立了生态圈的公司,才能达到千亿级规模,才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


长期看好TMT+消费升级、

医疗健康、先进制造+节能环保


行业来看,我们坚定不移地长期看好TMT+消费升级、医疗健康、先进制造+节能环保。


以前说O2O(online to offline),现在看来是OMO(online merge offline),做线下一定要插上电商的翅膀,做电商也要落地。市场在这种情况下已经没有纯粹线下连锁投资标的,也没有纯粹线上。


我们三年前看到这个趋势,所以把TMT组和零售组合并,这个领域的机会永远都在,只要是人就会有消费,而且消费会有升级,消费品牌升级、流量入口升级、供应链升级带来的新的投资机会,这是一个不朽的领域。


第二个是医疗健康,我看过一个统计,一个人一生的医疗支出有70%-80%是在人生命的最后五到十年,这意味着什么?当你的人口结构进入老龄化之后,这中间会有巨大的商机产生。


所以,应该重点关注以基因检测、精准医疗、靶向药以及人工智能技术为代表的创新领域,以心脑血管、糖尿病、恶性肿瘤和慢性呼吸系统疾病为主要方向的治疗产品和服务,以及优化医疗资源分配、提升医疗效率的解决方案。医疗行业是“防御性”行业,与经济景气相关度低,掘金医疗行业可以降低投资风险。


第三个机会就不用说了,中国要从世界制造“大国”变成制造“强国”就需要制造业的升级。同时,伴随国家政策特别是绿色发展要求的进一步提出,环保行业将成为转型期的受益产业。


以轻量化、智能化、自动化为主要发展方向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相关领域,以环境监测、污染治理技术为基础的环保细分市场,以及以机器人、物联网为核心的智能制造领域,投资机会层出不穷,我们要寻找隐形冠军。


从“橄榄球”到“哑铃”

省时夺势,调整战略


德同最大的差异化的竞争优势就在于布局,我们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完成了“合纵连横”的布局。所谓的“连横”,是联合了八个地方政府,覆盖了中国经济最活跃的四大区域,与他们合作、合资、共赢,系统化地搜寻、捕捉当地的成长期的机会;“合纵”就是我们成立了五大行业组,深耕行业资源,加强对行业未来的把握。


“合纵连横”的布局让德同可以系统化地来制造未来新一代的行业冠军、上市公司。当然,我认为上市只是一个里程碑,最重要是企业本身要成为细分行业的龙头,我们是要培育未来的行业冠军,这不是一招一式,而是花了十年打造的体系。


作为一个老牌机构,我们不想靠某一个明星合伙人或者靠某一个项目,甚至靠某一个行业,我们追求的是靠我们长期建立起来的体系,来系统化地挖掘优秀的项目,帮助中国的企业一批一批地壮大。


另外,我们居安思危,在享受IPO盛宴的同时,非常警觉地问自己这个盛宴是不是结束了,接下来的仗怎么打?


以前,我们通过“合纵连横”的打法,成功地摘到很多低垂的果实,这是由于过去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落后与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来中国企业家创业的成果不匹配,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造就的特殊机会。


那时的资本市场更多是做所谓的成长期,我把它形容成像橄榄球,两头尖,中间大,大家都聚焦在中间这个阶段,而真正做并购和早期的比较少。但是市场是非常有效率的,资本是逐利的,当所有资本都来到中间的时候,各方面的回报就发生变化了。


所以,我们提出一个战略调整,从“橄榄球”调整成“哑铃”,尽量避开估值过高的所谓的成长期的阶段,果断地往两头走。往早期走就是作早期布局与卡位,如果投到优质的企业,我们会在后面的很多轮继续加码,因为有最真实的经营数据在手,就比较有勇气决定是不是加码。


还有一个往后期走,这个后期不纯粹是所谓的Pre IPO,还包括跟产业合作伙伴密切结合,在深入了解双方诉求的基础上,做一些投资,我们内部叫“以退定投”,把退出的方案设计好,虽然倍数不像早期投的项目倍数十倍甚至百倍,但是风险可以降到最低,而且投的资金量比较大。我们把这个叫做“压箱石”,基金的基本保底收益可以落实,我们的团队也可以更大胆地在前面布局,更大胆地往前。


依托生态圈创建伟大企业


只有建立了生态圈的公司,才能达到千亿级规模,才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著名的谷歌、亚马逊、苹果、腾讯和阿里巴巴都建立了自己的生态圈。他们都达到了千亿级别的规模。在他们身上头部效应凸显,强者恒强。


投资人或者创业者可以依托已有的生态体系快速发展。利用这些生态圈能提供的基础设施和各种资源,往往能事半功倍。在生态圈里只有开放、合作才能发展。只要把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定义清楚,开放式的合作,甚至是用别人的名字、渠道合作,都不可怕,完全可以尝试。


中国的经济不转型已经不行了,我们不要去看GDP的数字,这没有什么意义。更重要的是整个内涵本身要改变,要以创新带动,有技术含量,而不是像以前简单的以资源来推动。这是完全不同的模式。


这种情况下,产业与产业之间的边际已经被重建,你不能只限于自己所熟悉的产业。在这个情况下,我们所有的投资也好,我们企业之间的竞争也好,就不能局限于我们熟悉的圈子——只是在自己的上下游的产业链。


这里面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数字,德勤做了一个统计,现在80%的企业支付给外部的费用已经超过内部费用。也就是说越来越多的企业已经不能孤军奋斗,必须更多地依靠整个的生态链来创造自己的价值,打造自己的增长点。


过去大家都知道,教科书上所谓的产业链投资,我们除了自身企业以外,最多就是关心我的上游——供应链怎么绑定,获取一个良好的条件;下游——我的市场、客户。仅此而已。


但是由于现在整体环境的变化,光是着眼于自己的上下游产业链的价值链已经不够了。除了自己公司内部,我们还要跟外面自己的资源,乃至竞争对手、政府部门、商业伙伴,包括媒体,包括投资人都有关系。要把这些关系全部放到你创业或者你投资的考虑当中去,甚至再把它进一步放大到公众,到其他的各种组织里。整体来讲,这是一个生态圈的竞争。就是生态圈与生态圈之间的竞争。


我们每个人作为投资家都希望能够投一个伟大的公司,创业者也是希望创造一个伟大的公司。但是你的定位的不同、你的格局导致你最终能够做多大,有非常大的差别。作为一个独角兽的公司也是非常棒的,无可厚非,但是要突破独角兽,变成百亿级的公司,必须是一个平台性的公司。但是目前,平台性的公司也只是一个更大的生态链里面的一部分而已。


为了更好的反映生态圈,谷歌甚至把自己的名字都改掉了。为什么要改名字?改名字只是一个形式,一个动作,其实后面的真正的含义就是:原来,谷歌给大家整个的定位还是它的搜索引擎、互联网技术;但是改名以后,不但是人工智能,甚至到了生命科技。


但是,它的生命科技并不跟它的IT——以前最强的IT——和搜索相割裂。比如说它的基因测序,正是因为建立了互联网的传播技术,使得它跟一般大的药厂出来的基因公司模式完全不一样,这就是到了另外一个叫平台级的竞争,这才能成为真正的伟大的公司。


现在我们在中国也是,我想有两个生态圈已经是毋庸置疑的形成了。一个是腾讯,一个是阿里。


整个阿里生态圈跟腾讯的生态圈,已经是叫做无所不至,全部覆盖了从金融到社交到商务、游戏、文化娱乐。


当然,这两大生态圈还是有一些本质上的特性,从它的基因来讲,还是有不同的。比如说腾讯可能是在社交方面更强,阿里可能还是在电商方面更有它的积累。但是双方在某些领域的竞争已经是齐头并进。无论做社交变现,还是要做电商,进一步发展一定要有非常强大的金融在后面。所以在金融领域,从支付开始,现在已经进入一个全面的金融竞争。完全是一个白热化的竞争。


创业公司要融入上市公司生态圈


另外一个,就是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尤其是上市公司,它也是要通过资本市场的先发优势,通过整个的并购整合来打造它自己的生态链。比如蓝色光标。最早只是一个广告代理公司,传统得不能再传统了,但是由于比较早的登陆资本市场,由于中国的资本市场至少在过去门槛还是相当高的,一旦你先登陆资本市场,就可以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做非常多的布局。


在中国,虽然现在上市公司规则已改变,但是上市公司拥有的资源还是非常值得重视的。如何跟上市公司之间进行互动?对一个早期的创业企业来讲,如果能够站在一个巨人的肩膀上,这也是大家值得关注的一种模式。


首先,今时今日,我们要创业也好,要投资也好,单打独斗是不够的。我进这个行业比较早,2000年我成立第一家自己的美元基金,当时我们看的企业都是在一个个点上,而且基本上有很多的草根创业成功的经典案例。但是到今天,你要充分考虑。


我举一个例子,雷军在黑科技发布会上发布第一台的小米的VR眼镜,大家可能就听说过,而且在京东的平台上前5分钟就卖掉了1400台。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白颜色的,典型的小米的包装设计感,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这家公司其实是我们投资的一家独立的公司,叫魔象科技。小米的顺为资本以及京东的资本也跟我们一起投进去。


作为一个硬件公司,一定首先要达到一定的规模,如何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在有限的资金内,能够放量,起到一个规模效应?所以当时董事会就做了一个战略选择,我们首先借用小米的生态链,把第一款硬件产品推出市场,达到一个规模效应。


但是如果仅仅是这样,这家公司只有这一招,就会变成一个小米的外携或者代工,就是没有价值的。你一定要有别的东西,最终可以体现出你的独立价值。其实,这家公司真正的核心技术并不是小米的眼镜,它的眼镜只是前期引进流量的抓手,真正的核心技术是在后面要推出的一个真正的VR摄像机,以及由VR摄像机所产生的一个平台,这是后面的核心技术。


所以为了把第一批产品迅速推到市场,我们先打着小米的品牌,通过它的生态链,再跟京东合作,一下子就达成正向的循环,这就是一个公司怎么巧妙地把自己嵌入到某一个生态圈里面的一个案例。


创业者要尽调、寻找

有生态圈整合能力的资本


作为一个创业企业,尤其在早期,你怎么把自己融入到这个生态圈里面去?


除了前面讲过的,方法二就是要依托于资本的力量,尤其是有资源的这些资本,它应该在产业链里面都有布局。如果你能够跟这样的资本去做结合,很容易就能把你带到这样一个生态圈里面。


这里面我以我们自己抛砖引玉,做一个介绍。比如说如果你在做的是一个APP或者一个移动互联网广告,缺什么东西?那么我在我们的被投公司里面基本上都可以找来帮你推。帮你去做优粉吧,到飞拓无限,到一个大号平台,这里面就会产生非常多的互动,你可以在平台上发挥自己最强的优势,而不是你什么都去做。对一个早期的企业来讲,最忌讳的就是什么东西都要自己做,现在已经不是单打独斗的年代了。


所以当你拿到资本的同时,一定要对资本背后能够带来的,跟你这个创业相关行业的产业链资源作出评估。你可以叫它资本的增值服务,有时候这个增值服务给你带来的价值,可能比资本本身更重要。很多人往往忽略了这块。


大家做调查的时候,往往都是资本来调查创业企业。但是我的建议是创业企业一定要对资本背后的资源好好做调查,这样的话你才能达到融资的最大受益。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融入生态圈


从投资者的角度,如何跟腾讯、阿里的体系深度结合,顺藤摸瓜寻找投资标的。


从创业者的角度来讲也是同样的道理,如何借助他们的资源让你迅速的成长。


在过去,创业真的是很艰苦的,什么东西都要自己来。但是现在整个基础设施等都已经非常成熟了。比如说支付,以前收钱是最难的。而现在杭州95%的企业、商铺都是可以用移动支付,所以你出门根本不用带钱包,你的企业也是这样的。


沿着这个轨迹,在他们的肩膀上,其实有很多创业的机会以及投资的机会。


我用微信支付来举个例子。通过微信支付系统,你可以做非常多的新一代的基于社交关系的一些电商的创业。我们投的一些企业,已经利用这个平台,日交易量超过一千万人民币,而且每个月还在以双位数在增长。我在早期投资的时候,我们看很多的淘宝店,最大的顾虑就是你光投一个淘宝店,命脉都捏在别人手里,没有一个独立的投资价值,将来要走资本市场的时候也会被质问你的独立性。我们要经常想怎样才能够脱离淘宝体系,建自己的APP。但脱离淘宝体系建自己的APP,最后成功的屈指可数。


但是现在这两大生态圈也是与时俱进的,持有一个非常开放的态度。所以马化腾也说过,腾讯的半条命已经交到他的合作伙伴手里。所以现在大家不必顾虑。


这种新的形势下,过去我们创业的一些局限性,和我们投资的一些局限性,都说要独立性,自己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很多类似这样的观念已经陈旧了。我们完全可以大胆地、放心地、勇敢地融入到这些生态圈里面去,使自己走得更快。